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2022-04-09 15:05发布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<a style='color:#2f2f2f;cursor:pointer;' href='http://wenda.szdna.cn/tag/qinzijianding.html'>亲子鉴定</a>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刘金心小时候

在一档名叫《和陌生人说话》的节目中,有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故事,名叫《我的人生被偷走了》。

27岁的四川男子刘金心,突然来到节目上来寻亲。他声称自己如今的母亲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,他并不知道亲生母亲到底身处何方。

节目组通过各种渠道筛选,找到了朱晓娟。这个中年女人的情况完全符合刘金心生母的条件,却已经拥有自己美满的家庭。

当记者找上朱晓娟时,她显得非常惊讶。

“我的儿子就站在我旁边,他是谁?”

事情一度陷入迷雾之中。这件事究竟有着怎样的来龙去脉呢?朱晓娟真的是刘金心的生母吗?那她为什么不承认呢?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刘金心小时候

27岁之前,刘金心一直都不知道原来自己不是母亲的亲生儿子。从小,刘金心都生活在四川省南充市一个偏僻的山村。

他的母亲叫何小平,常常去到外地打工。在他之前,何小平曾生过两个小孩,却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夭折了。

按理来说,何小平应该非常疼宠这个来之不易的儿子。但事实上,何小平对他基本上是放养的状态。

刘金心一直跟着爸爸生活。但爸爸不怎么喜欢他,有时候不仅不管他的温饱,还会对他拳打脚踢。

因此,刘金心是这户人家蹭一口,那户人家蹭一口。可以说,他其实是吃百家饭长大的。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何小平

刘金心不知为何父母又如此对待自己,他们的行为一直在给刘金心传达着这样的理念:“没有人会爱你,因为你不值得被爱。”

这样压抑的氛围使刘金心非常的抑郁,这也造成了他的心境一直都是比较脆弱坎坷的。

正因为从小被父母忽视,没有得到关爱,且生活环境恶劣,因此刘金心比较叛逆。

他不爱上学,和一些混混青年学起了抽烟,有时会逃课去网吧打游戏。

初中还没读完,刘金心便辍学出去打工。但如此低的学历,很难找到什么好工作。

只能去一些娱乐场所、足浴按摩店打打零工。

这样颓废且混混沌沌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刘金心26岁。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朱晓娟

那一年,他找了一个女朋友。女朋友不嫌弃他的碌碌无为,两人感情甚笃。

可就在谈婚论嫁之时,刘金心因无法支付女朋友家里所要的彩礼,被女朋友抛弃了。

他仿佛回到童年那个暗无天日的时候,每天喝得醉醺醺,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工作。

何小平对刘金心倒也没有完全置之不理。在看到他这样的情况后,何小平带他去看了心理医生。

果不其然,刘金心抑郁了。

若说婚嫁之事是一根导火索,那么刘金心不幸的童年就是一个大大的炸药包,一点就爆。

他变得邋遢,懒惰,成为了他人眼中最讨厌的社会蛀虫。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刘金心和朱晓娟

就在这时,刘金心收到了好友发来的一则信息。网上有一条寻亲的启事,上面挂着的正是刘金心的名字和照片。

经过一番对峙,刘金心这才知道,何小平原来不是他的亲生母亲。难怪他从来得不到她的关心和谅解,难怪他从小就生活得像一个野孩儿,因为他根本就是别人家的孩子。

而如今,何小平看他已经完全没了作用,以后估计也很难赚到钱,就想把他这个烫手山芋丢回他的亲生母亲那里。

刘金心讽刺地笑了,尽管何小平再三解释,只是希望他能生活在更好的环境里。可这个借口到底有多蹩脚,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。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朱晓娟一家

正是因着何小平的搭桥牵线,刘金心登上了节目《和陌生人说话》。

经过节目组的寻找确认,刘金心的生母应该是朱晓娟女士。但朱晓娟却不承认刘金心是她的儿子。

故事还要从1992年开始说起。朱晓娟在一家医院里任职,她曾是重庆医科大学护理专业的高材生,这个学历让她在那个年代能够拿到优渥的薪酬。

她的丈夫程小平是一名军官,两人育有一个孩子盼盼。

那时的盼盼才一岁零三个月,需要人贴身照看。但夫妻俩都有自己的工作,于是他们决定找一名保姆来照顾盼盼。

程小平独自去市场物 {MOD},一名穿着朴素、看起来比较老实的妇女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何小平拿着刘金心的照片

这个妇女名叫罗选菊,出生在四川忠县。

程小平看她一副老实又勤快的样子,便决定把她带回家。朱晓娟在看过罗选菊后,也没什么意见,两人便决定让她即刻上岗。

罗选菊说自己需要去舅舅家里拿一些行李,让朱晓娟先将警备区家属院大门的钥匙给她。但朱晓娟觉得不妥,没有答应她。

没想到罗选菊转头又去问程小平要。程小平没想太多,便将钥匙给了罗选菊。

足足两个小时后,罗选菊才拿着钥匙和行李回来了。

就在罗选菊入职的第七天,朱晓娟的儿子盼盼不见了。这件事是朱晓娟的母亲发现的。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朱晓娟夫妇刊登的寻人启事

那天夫妻俩照常上班,她想来看看孙子,却发现家里空无一人。这个消息就像一道晴天霹雳狠狠地打在朱晓娟夫妇的身上,两人立马报了警。

朱晓娟悲痛得不能自已,后悔当初自己的疏忽大意,使她丢失了心爱的儿子。

这件事成为了夫妻俩的一块心病。

警方在接到报案后,很快就展开了调查。他们发现,这个名叫罗选菊的女子,很早之前就已经被贩卖到山东了。

经朱晓娟辨认,这个罗选菊并不是她们家的保姆。

很明显,这个真正的保姆是盗用了别人的身份,有备而来。线索到这里就中断了。

朱晓娟夫妻并没有放弃,但想要在偌大一个中国寻找一名一岁半的婴儿,可以说是难于登天。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亲子鉴定书

他们花费几十万元,走遍了大半个中国,仍旧没有盼盼的任何消息。二人被失去孩子的痛苦折磨的遍体鳞伤,钱财也花的一分不剩了。

三年后,朱晓娟夫妻又生下一个孩子。这使夫妻俩的情绪有所缓解,但盼盼就像一根刺,永远扎在心中。

在二儿子出生半年后,朱晓娟夫妇得到了关于盼盼的消息。

河南的警方在兰考县解救出一批被拐卖的孩子,其中有一个孩子的年龄和长相都跟盼盼很像。

盼盼丢失的那年才一岁多,如今过去三年,早已变了模样,夫妻二人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认出儿子。

果不其然,在见到那个孩子后,朱晓娟觉得不像,程小平却认定那个男孩就是盼盼。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亲子鉴定书

在这个不确定的情况下,朱晓娟掏出了1500块钱巨款,和男孩做了亲子鉴定。

时间过去了大半个月,可结果迟迟未得。朱晓娟打电话到河南人民高级法院询问,对方却说,第一次做实验时停电了,因此要重新做一次。

朱晓娟不由得奇怪,居然还有这样的情况?但她并没有说什么,事关盼盼,她可以耐心等待。

这回,朱晓娟又等了半个月,才收到结果。那个男孩和她具有血缘关系,他就是他们的亲生儿子盼盼。

虽然朱晓娟曾经丢失过孩子,但早在很久之前就找回来了。这过了23年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陌生男子,又是谁呢?

经过一番调查,警方发现,当年偷走盼盼的保姆,就是何小平。毫无疑问,刘金心才是真正的“盼盼”。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“盼盼”被找回的报道

朱晓娟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,她决定和刘金心做一次亲子鉴定。

鉴定结果出来后,朱晓娟感到自己五味杂陈。谁也没想到,刘金心竟然才是她的亲生儿子。

在当年把盼盼找回来后,朱晓娟对他付出了无数的心血。由于对盼盼抱有亏欠,朱晓娟给了他最好的生活条件。

那时候的盼盼已经错过了最好的启蒙时间。他比较调皮,不爱听话,与夫妻俩想象中的乖巧的盼盼天差地别。

本以为找回盼盼之后,日子就能好过起来。没想到,从盼盼丢失的那一天起,他们家就一直在走下坡路。

程小平从部队出来后,决定做一些生意糊口。但他一没经验二不精明,很快就将钱挥霍得一干二净。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朱晓娟和假盼盼

朱晓娟非常生气,认为程小平不应这么莽撞,应该优先把钱留给两个孩子读书学习,但程小平不愿承认错误。

两人从金钱吵到孩子,最终,昔日恩爱的夫妻踏上了离婚的道路。

从此以后,朱晓娟开始独自抚养两个儿子。

孩子的学习教育可不是一点钱就能打发的。两个孩子几乎将朱晓娟整个人都榨干了。

但朱晓娟永远任劳任怨,给孩子提供力所能及的最好的条件。给他们买四千块钱的萨克斯、供他们去上各种各样的兴趣班……

两个孩子也没有辜负朱晓娟的期盼,先后考上大学,拥有了一份高薪的工作。

如今,该是朱晓娟享福的时候。一个刘金心突然闯进她的生活,她哪能开心得起来呢?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朱晓娟

尽管二人之间有血缘关系,但朱晓娟丝毫没有感觉到开心。而且她心中藏着一个很深的疑问:既然刘金心才是她的亲生儿子,为什么当年做亲子鉴定时,盼盼也和她有血缘关系呢?

对此,河南高院也做出了解释。时代在发展,技术在进步。当年由于技术限制,所以导致了鉴定结果出错。

与朱晓娟相反,刘金心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。对比起人贩母亲何小平,受过高等教育的朱晓娟很显然更符合他的心意。

而且听何小平说,朱晓娟家境优渥,让他养病应该绰绰有余吧。他认为自己虽然不是奔着钱来的,但原生家庭的富裕确实让他感到惊喜。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朱晓娟和刘金心

木已成舟,朱晓娟总不能放任自己的亲生儿子不管,于是将他带回了自己现在的住所。

朱晓娟还特地带儿子回警备区家属院看了看,可惜刘金心根本记不得这个地方。

两人的相处也不甚愉快。刘金心有许多陋习,例如通宵打游戏、在家里抽烟等等,而这些让朱晓娟非常难以接受。

她不止一次问过刘金心,为什么要找回自己的亲生母亲?是不是何小平教唆的?看他得了抑郁,赚不了钱,所以就抛弃他了?

对此,刘金心沉默了。

也许朱晓娟说的都是对的。他确实已经被何小平养废了,也确实有一丝贪图朱晓娟的钱财。

但他并不是完全烂掉了。他也在努力地生活,只是一些儿时养成的陋习很难再改掉了。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朱晓娟和刘金心

朱晓娟无奈地摇了摇头。要放在二十多年前,盼盼还没失踪的时候,她们家确实是比较富裕的。

可后来,朱晓娟为找到盼盼,散尽所有钱财,又和生意失败的丈夫程小平离了婚。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长大已经不容易,能留下什么钱呢?

现在,她领着一个月两千的退休工资,顶多只能给刘金心一个容身的家罢了。

但刘金心并不觉得嫌弃。既然已经找回了亲生母亲,就好好过日子。再怎么样,也不会比之前更悲惨了。

于是,刘金心以一种不容抵抗的姿态,狠狠地插进了朱晓娟的生活里。

既然真“盼盼”回来了,那假盼盼该如何自处呢?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朱晓娟一家

事实上,盼盼确实被朱晓娟教导的很好。听闻这件事后,他有一些些惊讶,却没有对刘金心表示出抵触之类的情绪。

盼盼认为,不管朱晓娟是不是他的亲生母亲,在他眼里,都是独一无二的。刘金心的存在并不会影响他和母亲的感情。

甚至,盼盼还觉得刘金心十分可怜。明明该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,却因他人的一丝恶意,毁掉了一生。

因此在和他相处时,盼盼总是有诸多忍让。

当朱晓娟问起盼盼,要不要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时。盼盼果断地拒绝了。

他只认朱晓娟一个母亲。而且他早就不是没了妈妈就哇哇大哭的小孩,他现在的生活富足且稳定,若再给自己套上一个寻找亲生父母的枷锁,也许会重现朱晓娟当年的悲剧。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朱晓娟和孩子

尽管心中有一些遗憾,可盼盼不想用自己未来的生活去赌。

刘金心得知盼盼就是那个占据了原本属于他的人生的男孩后,竟然意外地没有生气。

他知道,有些事情,是大人做的不对,没办法怪到小孩子身上。盼盼曾经也是被拐卖过的人,只是他运气比较好,还有回到正常家庭的机会。

在对彼此都抱有善意的情况下,两人相处的越来越和谐、越来越融洽了。

得知刘金心患有抑郁症后,盼盼还常常细心开导他,希望他能重新振作起来。

如今,刘金心已经打起精神,准备和表哥在成都开一家火锅店。若能就此稳定下来,也不失为一件好事。

亲子鉴定医院停电,女子养大别人儿子,23年后陌生人:我才是亲子

朱晓娟和孩子

虽然一开始对刘金心有所抗拒,可当刘金心自己去闯事业后,朱晓娟还是对他非常担心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后,刘金心也明白,朱晓娟是个心软的女人,很多时候做事只是想他好。

虽然他的人生因为人贩子而被偷走了二十多年,但他不难过,明天是充满未来的明天。